第214章

+A -A

table

align=right>  就着月色,我推着自行车踏上了归途。《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本来许雅芳想送我的,却被我阻止了,晚上天气凉,她没有必要出来。

  出了村子我并没有立刻骑上自行车,而是在这皎洁的秋夜中缓缓独行。在城市中恐怕享受不到这么好的月光,浅浅如霜的月色照在已经干枯的衰草上,散发着清幽的色泽,这个时节已经很少听到蛐蛐青蛙的叫声,只是空旷的田野中偶尔传出几声猫头鹰的呜鸣,显然是在田中捕捉老鼠。

  “噌”一个黑影在路上猛然窜过,把我吓了一跳,仔细看去那个消失的影子却是一个野兔,野兔晚上也贼精贼精的。

  这段路上走的并不太平,有几次我都踩到了捉野兔的枚子,这种工具其实非常简陋,就是一段铁丝套一个碗口粗的环,中间是个活套,野兔的视力很差,高速运动下往往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要不怎么有守株待兔这个说法,而到了晚上更是如此,它们根本不会注意到前面的陷阱,径直的朝前冲就会把自己的脑袋套住,越挣扎越紧,最后窒息死亡。

  这种捉兔子的手法以前我是闻所未闻,但是在鲁镇看的多了也不觉得稀奇,就更加留心了,想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个兔子,谁知道这个时候兔子大概刚刚出来活动,我一直到学校,却也没有捡到一个兔子。

  我赶到学校的时候小静刚好发下班,看到我推着车子过来就奇怪的问道:“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呀?”

  “别说了,我想守株待兔来着”我把自己一路上想捡便宜的心思给她说了一下。

  刘晴听完立刻呵呵的笑了起来,跳上车子说道:“你活该,人家辛辛苦苦的在路上下枚子,你还想占便宜呀,你以为便宜都是那么好占得?”

  “我这也不是想看看嘛,”

  我辩解了一句,就一蹬车子朝前面驶去,没成想恰好骑到一个半截砖上,车子一跳,刘晴慌忙抓紧我的腰肢,口中抱怨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都快掉下去了?”

  “你说这么着急干什么,当然是秋夜苦短,要及时行乐呀,我们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路上,要把时间花费在床上。”

  我口中调笑到。

  “呸,也不嫌害臊。”

  刘晴的小手轻轻的在我的腰上拧了一下。

  “噢,疼死了!”

  我大叫了一声,带着惨不忍睹的嗓音,在空旷的原野中显得尤为响亮。

  “你鬼叫什么,有这么疼吗,不准叫?”

  刘晴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知道我是故意的,就又在我的腰肢上拧了一下。

  “我偏叫……”

  浪漫的月色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小两口打打闹闹一路上也不觉得累和寂寞,反倒有些兴奋异常的感觉。

  我骑了一阵子一捏车子把把自行车停了下来,说道:本書轉載拾陸κ文學網“下来,我小便一下。”

  刘晴也依言跳下车子,看我就把车子扎在那里,然后就开始解决,顿时又推了我一把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点都不注意影响,在大路上就这样不会多走两步呀,被人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人,哪里有人呀?”

  我突然来了兴致,笑着大声唱到:“大姑娘美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儿微风轻吹……起热浪我东瞅瞅西望望咋就不见情哥我的郎郎呀郎你在哪疙瘩藏……

  微风轻吹……起热浪咔咔直响……把歌儿唱为啥不见……我的郎”“狼来了,别在唱了,你这么唱容易把狼招来……”

  刘晴被我那跑掉的嗓音逗的咯咯的笑着。

  “咱们在桥头上歇歇吧?”

  也许是被这种气氛感染,她主动要求说道。

  “好呀”我摸了摸冰凉的石桥面,感觉也不是很脏,就一坐在上边,一阵刺骨的冰凉传了上来,不过我体内的使降心法自然而然的开始运转,倒也很快适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风流岁月 第214章